浠水论坛-浠水风云网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2019-9-8 16:00| 发布者: agNDoNcn| 查看: 72| 评论: 0

摘要: 母 亲曹 杰作者母亲照片母亲是支歌赛过天赖之音越听越新鲜母亲是本书满是励志的故事子子孙孙讲不完母亲是温柔的港湾哭了累了随时停靠都温暖——献给天下的母亲作者母亲照片秋凉转寒的天气,窗外麻喷雨儿下个不停,一 ...
母 亲

曹 杰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作者母亲照片

母亲是支歌

赛过天赖之音

越听越新鲜

母亲是本书

满是励志的故事

子子孙孙讲不完

母亲是温柔的港湾

哭了累了

随时停靠都温暖

——献给天下的母亲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作者母亲照片

秋凉转寒的天气,窗外麻喷雨儿下个不停,一溜冷风袭来,不由得让我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了在家的老母亲。很久没有回老屋看她了,她老人家的病痛好些没?添加的衣裳保暖不?这几年,我随女儿客居黄州城,回乡看望母亲的次数更少了。

现在只想为母亲写点什么,趁母亲还健望时能看一眼我为她写的文章,也好让老人家高兴一回。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五十多年前母亲抱着作者

生于一九四零年的母亲,正处在新中国涅槃之中,整个国家内忧外患,危难于黎明前的黑暗。母亲娘家位于浠蕲两县交界处的一个偏僻小村落,属于蕲春县管辖。这里山高冲多,十年九旱,山洪泛滥,靠烧窑卖炭来糊生计,外公又死于一场火灾,母亲是外婆守寡拉扯大的。年幼的母亲很小的时候,就随年仅十二岁的舅舅,背井离乡,跑到百多里地外的广济一带去要饭,兄妹俩人沿途流浪,挨家挨户乞讨。

一次,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舅舅讨饭来到一个大户人家。那家人见母亲长得俊俏可爱,便说只要他愿意把母亲留下,就给他一箩筐红苕片。舅舅听后死活不肯,把头摇成了货郎鼓儿。他硬是将母亲打着架儿骑在他的脖子上,顶着嗖嗖刺骨的北风,一瘸一拐地把母亲驮回了家乡。快到家时,舅舅累得实在不行了,想歇口气儿,便从肩上放下母亲,这才发现她早已冻僵了。被此情景吓呆了的舅舅,坐在桥头上急得嚎啕大哭,住在我村桥头边的亲奶闻讯赶了过去,抱着母亲二话没说就往家里跑,喊人帮忙找来了一捆稻草,燃起一堆火,硬是从死神手里把母亲给烘了回来……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母亲和作者

年轻时的母亲长得漂亮,娇柔的身材,长方型的脸蛋,一对齐腰长的辨子又粗又黑,见人和颜悦色,显得非常精明能干。她不满二十岁就嫁给了父亲,从娘家过条小河再翻座转背山就到了属浠水县地界的婆家曹塆。那时候,父亲家里也是一贫如洗,她嫁过来时连张睡觉的木板床也没有,更谈不上有什么嫁妆和家具了。婚后,母亲推选到大队部当卫生员,父亲也帮着公家做事了,不久他又被调到公社里去当秘书。

父亲在外忙工作,有时一两个月也难得回一趟家,我们兄妹四人几乎靠母亲一手一脚带大。我出生时正赶上“四年三灾”,母亲饿着肚子做农活儿是常事,她把省下来的米用瓦罐煨在灶膛,放点油盐煨成粥糊儿喂给我吃。母亲为人厚道,与人为善,心直口快,喜帮人喜,忧帮人忧,塆里哪家有个红白喜事儿,必定少不了她。那时,家里孩子多又无劳力,算是家大口渴,尽管母亲没黑没夜地挣工分,但还是糊不开吃的口粮,年年超支仍是一大砣子。俗话说,巧媳难为无米之炊!家里常常是等米下锅,有时黑灯瞎火还得去别人家借洋油点灯。那个时候的人,心地纯朴善良,哪家有难帮哪家,乡里乡亲都处处照应着,只要是母亲出面借东西,就没人打过她的抵板。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新学期刚开学的一个下午,老师上第一堂课就发了新书本,下课后我和同学们兴奋得满教室疯打,不料我被打翻的板凳绊倒在地,一只脚插进了课桌底下的横档儿,六七个同学在后面也跟着扑倒在我身上, 右脚“嘣”的一声脆响被压断了,彼时痛得我哭爹喊娘,在过道里打滚,吓得老师六神无主,连忙跑到畈里找我母亲。她听说后即刻丢掉手上的活儿,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学校将我背回家中,接着又一口气跑了十多里的山路,请来了会跌打的郎中给我整脚,那个郎中先是一摸一斗,痛得我差点晕了过去,然后对我母亲说:“孩子脚骨折了,估计一时半会难得好!”说完便将我的脚管子五花大绑,打上夹板和石膏。母亲这次不光没打我还没骂我,她含着眼泪借了个满塆的鸡蛋打给我吃,把攒下的牙膏坯和鸡胗皮都拿去凑数换钱,托人去弄猪肉指标票儿,买回排骨煨汤给我喝,说是要补骨头。二十多天后,母亲就开始天天背着我上下学,不论刮风下雨,这一背就是三个多月。我上初中那会,城里乡下人都时新穿的确良衣裳,塆里也有人家的屋里头穿上了,父亲就给母亲买了件灰色的确良布料,叫她也去做一条裤子穿。但她却怎么也舍不得给自己做,把这筒布料压在箱子底儿,直到我参加工作时她才肯拿出来,让裁缝给我做件上衣穿着去上班。

我和几个弟妹慢慢长大了,都在城里参加了工作,母亲也随着我们进城了。进城后的母亲,也没过上几天舒坦的日子。那时在农村,孩子生多了,生活过苦了,人太操劳了,她也就此落下了不少的病根:胃病,炎症重,遍身奇痒,胆管堵塞,小脑萎缩等等。有一次,她在县人民医院做胆囊切除手术,医生说病人再晚来一会就没命了,接着将切下来的胆囊递给我看,一个似烂苹果大的东西让我惊魂不已。

一九九六年农历十月初三的凌晨,父亲突发心肌梗塞撒手西归了。他老人家辛苦一辈子也没享到什么福,临死时还有两个子女没成家。父亲走了,母亲一夜白头。为了生计,她又拣起“老行当”贴补家用,将屋前的茅草岸开荒成一块块菜地种上蔬菜。特别是在那寒冷的冬天,她的双手便冻成一道道口子,裂得象个细伢嘴似的,根本就见不得冷水浸泡,可她还是把菜拿到门口塘里洗干净,用篮子沥干水后再提到路边菜摊上去卖。每次天还没亮,她便从熟食店进回一篮子油条果儿,草草喝点米汤粥就出发了,胳膊上挽个菜篮子,胸前斜挎个布袋子,起早贪黑跑遍大小施工场地,穿街走巷卖了个满城。

从我家出来走过南城转盘,拐个弯往前不远处便能望见老屋,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母亲一准就在门口的菜地里忙乎。如今的母亲,飘着满头的白发,脸庞消瘦而慈祥,走起路来还是那样大步流星,连我们都自叹不如。但她的视力却不如从前了,特别是那双颤抖得厉害的手,做饭炒菜不听使唤,不是咸了就是淡了,一杯水托在手上荡个满身,扛扛的就颤没了,她还笑着打趣说:“这该死的手,老是跟我作对过不去啊!”她都这个样子,还一天也不肯歇息,不是湿菜水,就是挑粪施肥,忙上忙下,不亦乐乎!除了种好自家门口那几块菜地外,还去外面拣些地来种,就连我家的楼顶也未能幸免,成了她种各式各样瓜果蔬菜的乐园。每次我回家看到这些,就忍不住要埋怨她几句:“谁想吃您菜了?您要是摔着哪儿怎么办?”她见我要发火了,便像个孩子似地陪着个笑脸说:“没得事,活动活动筋骨有好处,你们要是从外地回来了,晚上吃夜下个面有青菜合着也好吃些,免得花钱去买还不就手呢。”真拿她没辙,这个闲不住的性子怕是今生难得改了!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母亲老了,真的老了,我也不再年轻,她老人家总有一天要离开我们。如今,我的闺女也结婚成家生了娃,老婆和我都在那里帮着料理家务,照看孙女儿。有时,我一个人回到浠水的家中,母亲就一天几个电话,唠叨着要我回去吃饭:“老大,我用柴火灶做的饭,有锅巴粥喝,还有蒸的菜,你不是最爱吃我做的饭么?”听到这儿,母亲的身影刹那间就闪现在我眼前:她那弓着有些驮的背,她那不停颤抖着的双手!她都这个岁数了,还生怕我在家里饿着,不断变着戏法弄好的给我吃,可我总是找些由头搪塞:“您不用管我了,朋友约我有事去外面吃饭。”说实话,每次回去看到老娘忙里忙外的背影,我于心不忍,也吃不下去。

老人最怕寂寞,有事无事爱唠叨,我母亲也不例外。她不怕吃苦,不怕受累,就怕儿女们不跟她说话,不围着她转。可有时候,她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听多了又觉得烦。她见我们心不在焉的样子,便急着跟我们瞪眼:“别嫌老娘啰嗦哈,说不定到那天你们都会后悔,想听我啰嗦还找不到地儿哩!”不错,母亲说的是这个理儿,她不求儿女给她穿金戴银,也不图儿女给她好吃好喝,只想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常回家看看,与她老人家唠唠嗑儿,静下心来听她说东扯西,帮她捶捶背揉揉肩,她就会心满意足,乐得合不拢嘴。而我们呢?还时不时跟老娘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她老人家的这点小小企盼能否满足?儿女们是否真正读懂了母亲的心?

浠世好文曹杰:母 亲

吃的是草,挤的是奶,不求回报,这个人就是母亲。她说:“割心割肝我愿意,就怕你们不争气。”她还常说:“等你们成器了,哪天出息了,不让我操心了,我就谢天谢地!”乍听这话朴实,其实不简单,这是母亲穷其一生的追求,也是她老人家对儿女的最大盼头。

漫无目的,走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想着小时候顽皮的我们,想着如今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一路上,车来人往,芸芸众生,感叹之余我又似乎在找寻什么?街旁翠柏,仿佛是母亲撑开的绿伞,为我挡雨遮荫。路灯闪烁,犹如母亲黑夜的眼睛,照着我前行。微风习习,可是她老人家的嘱托?一路唠叨,一路叮咛……

是啊,世上只有妈妈好,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母亲健在,我们才有家的感觉和温暖,母亲是福,母亲是家,母亲就是天——

天,完全黑了下来,孕育着又一个黎明。

我爱您,妈妈。

秀美浠水

微信ID:xishui438200

图文:曹杰 编辑 :陶政

联系电话:0713--4221416

投稿方式:加入天南地北浠水人QQ群 455018341,共享群文件。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秀美浠水】微论坛,与百万浠水人交友、聊天、约起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