浠水论坛-浠水风云网

浠水杂技,我希望传承下去……

2019-7-24 19:56:44 82 0

[复制链接]
weixq 发表于 2019-7-24 19:56:44 |阅读模式

weixq 楼主

2019-7-24 19:56:44

一听胡浠水这名字,浠水人肯定都觉得有点好玩,再一猜,准是个在浠水出生的人。

没错,胡浠水就是在浠水出生的,父亲是浠水杂技团创始人胡子胜,母亲是浠水杂技团马术演员赵春凤。

1954年,由他们一手创办的“皖北工友马戏团”来浠水蔡河演出时,偶遇白水田县长,便落户浠水,两夫妻把他乡当故乡。1955年儿子一出生,就给起名叫浠水,可见他们对浠水的感情。


胡浠水青年时期

胡浠水尽管出生在杂技之家,但父亲胡子胜一直坚持不让儿子学杂技。学杂技苦,他俩苦过了,不想儿子再跟着苦。读书,希望儿子将来吃一碗读书人的饭。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胡浠水四岁这年(1959年),38岁的胡子胜和与养女胡爱玉表演《对口咬花》节目时,意外受伤,患上破伤风,与世长辞。

两年后,母亲赵春凤改嫁,带着胡浠水去了江西上饶。因在继父家中日子苦,苦到过不下去了,浠水杂技团的老人和胡子胜养女胡爱玉得知情况后,便从江西上饶接回六岁的胡浠水。


第三排右二父亲胡子胜、右三赵春凤

姐姐胡爱玉只有16岁,还是个细伢,天天要跟团到处演出,六岁的胡浠水交给谁带?

杂技团老人和胡爱玉商量后,暂安排在团里朱友之家中。朱友之是安徽人,胡子胜的大徒弟,更重要的朱友之爱人也在杂技团,俩夫妻外出演出少,主要在团里训练学员。念着老团长的情,他们很高兴带胡浠水一起生活。然而没多久,朱友之调到浠水鞋厂工作,因其它原因不能带胡浠水,幼小的胡浠水又没人带了。


前排中:胡浠水、前排右一:胡爱玉

杂技团的人,一外出演出就是几年不落家,即使成家有小孩,也是交给亲戚朋友带。胡子胜老家在安徽肥西,除了养女胡爱玉,在浠水一个亲戚也没。

这时胡浠水在城关小学读书,团里有人见没人带胡浠水,建议放弃读书,干脆随团学杂技,胡爱玉坚决不同意。养父胡子胜生前不要弟弟学杂技,要吃读书饭,她一定要让弟弟好好读书。

经过杂技团老人和胡爱玉再商量后,决定把胡浠水转交给杂技团工友刘子亭带。刘子亭是胡子胜在世时招进杂技团做工友的,而且刘子亭现在是个单人,杂技团演员外出演出,他就在家看团,正好带胡浠水上学。此时,胡浠水在城关小学读二年级。

胡浠水长到八岁,带他上学的刘子亭成家了,胡浠水便又离开刘子亭家。再也找不到人带弟弟上学读书,姐姐胡爱玉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带着弟弟进杂技团,开始学杂技。


《小武术》二节 正中间的是胡浠水

这也许就是命运!

生在一个杂技之家,命运早安排好你要去承接它、传承它,不管你愿不愿意。

八岁的胡浠水,开始学杂技。说来也奇怪,从没学过杂技的胡浠水,可能先天基因太强大,一接触杂技,似比他读书容易得多。

进团后,胡浠水师从武汉请来的董凤魁、李东海、张文昌、王永同老师,学习腰、腿、跟、顶四大基本功。一年后,与罗秀成合作上台表演《顶照梯》节目,深受好评。


1998年9月,《晃梯顶技》获奖合影。贵州、遵义

随着杂技越来越深受观众喜爱,浠水杂技声誉提高,胡浠水对杂技节目创新也有想法。

由他表演的《火箭飞人》《双人高车踢碗》以及《高椅顶》观众百看不厌。文革期间,浠水杂技在原基础上重新进行编排。胡浠水与姐姐胡爱玉唯一一次合作的节目,就是由《地圈》改编后的《英雄小八路》节目。

七十年代,是浠水杂技团最辉煌的时候。1972年,经县里同意后,报批计划,第一次面向社会招进学员30人(含乐队人员)。到了1976年,面向社会招收第二批学员。这时,浠水杂技团总人数高达104人,乐队有30余人。

这个阶段,胡浠水跟随这两批学员一起训练,个人能力得到极大提升。


1994年,指导《狮子舞》彩排

随着文革结束,改革开放大潮推进,各类文艺节目出现,杂技开始走向边缘。杂技团人才走失严重,骨干纷纷离团。能调走的尽量调走。调不走的,离开浠水杂技团,到更好的杂技团、表演团打工。

胡浠水也有很多机会离开,但想想杂技团是父亲一手创办,如果连他也想走,谁还愿意留下来?思索再三,他和姐姐胡爱玉,决定坚守在浠水杂技团。

由于大形势所逼,1989年,县里决定浠水杂技团和浠水楚剧团合并管理,称“浠水艺术团”,叶小青出任团长。

杂技团没有了,演出的机会就更少了!

为了保留杂技团原有几个节目,胡浠水自告奋勇出任分团团长,分管杂技。为了这点杂技薪火,凭借过去一些关系,由杂技团张炳文联系河南新蔡王仲海演出团,胡浠水带去杂技团七人参与演出,形同走穴。

演出一段时间后,学会一些经验,胡浠水带着杂技团的人便离开王仲海演出团,开始自行组织杂技节目,开辟演出场地,到处走穴。

也正是这段时间,为了满足走穴节目多样性,杂技团人员加强训练,编排好看节目,在原有杂技节目上,出新、出奇、出巧、出趣,让杂技重新赢回失去的观众。


1999年,泰国演出期间中国驻泰王国大使馆领导慰问浠水杂技团演职员

天道酬勤,1991年2月,胡浠水带着杂技团人员,精心组织了一场杂技节目,在大礼堂向全县人民作汇报演出。

时任县委书记曹启佑,县长陈定国,看了演出后,第二天就到县文化局开现场会,当场拍板浠水杂技团从浠水艺术团分列出来,恢复浠水杂技团,并将人民广场原戏台给杂技团人员训练。参会的杂技团老人李松林、张炳文等,当场就放声大哭。

1992年,时隔16年后,浠水杂技团面向社会招收第三批学员。这批学员训练,由张炳文、李松林、高国安,毕冬秋等杂技名家负责。

这批学员训练努力,基本功好,很有杂技天赋,可惜生不逢时。到了要上台表演时,杂技团无法提供表演舞台,以致大量人才流失。留在杂技团、现任浠水杂技团团长周敏,就是这批学员的代表。这时的胡浠水,出任浠水杂技团业务副团长。


1998年9月,贵州、遵义体育馆比赛节目组合影

尽管有领导重视,大家都努力,市场经济下,杂技团仍举步维艰。工资常常发不出来,即使有人请他们去表演,也时常拿不出别人想要的节目。训练差不多停摆了。

2001年11月,胡浠水出任浠水杂技团团长。

有钱好当家。没钱的当家人,日子就不好过了。2002年,浠水杂技团学员在人民广场原戏台训练,在县委食堂搭餐吃饭安排在县招待所(现市府宾馆)搭伙,几个月下来,欠了四百多块钱。

招待所天天要生活费,不交就停伙。杂技团实在拿不出这笔钱,眼下也没演出计划,胡浠水为了保证学员正常训练,只好将一个泰国朋友赠送的金项链拿去卖了,交了招待所欠下的生活费,多余的留下给学员吃饭。

这样的日子,提起来,胡浠水眼眶就红了。

“要是我父亲没死,我可能就没学杂技,说不定真去吃了一碗读书的饭。”胡浠水苦笑着,又说:“但我不后悔学杂技,杂技给我带来了不少快乐,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快乐,值得!”

我笑着说:“这就是命。要认。”


2012年,同电影《新花路放》拍摄者合影,第二排左三胡浠水

在舞台表演三十多年后,胡浠水从舞台上退下来,开始培养新学员。

1998年9月由他执教的《晃梯顶技》获文化部第三届全国少儿杂技比赛“铜狮奖”;个人获文化部颁发优秀教师奖。

2004年4月执教的《空中顶技》获黄冈市第二届“东波文艺奖”银奖。退休后,曾应聘到湖南飞燕杂技团执教,现定居浠水。

2011年,胡浠水被湖北省非遗认定为浠水杂技传承人。


合上采访本,我笑问胡浠水:“你现在是省非遗浠水杂技传承人,你的后人有学杂技没?”

“没有。”

我急着问:“那怎么办?你赶快收个关门徒弟,要传承下去。”

胡浠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我不敢再问,胡浠水之后,“非遗”浠水杂技还会有传承人吗?

浠水的杂技,我还是希望传承下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组 : 新手上路
邮   箱 :zfyqfllm@reguser.com
手   机 :未填写
Q   Q : 未填写
性别 : 高富帅
主页 :未填写
个人介绍 :未填写

主题3

帖子3

积分19

  • 贵州丹寨:爱心公益进

    贵州丹寨:爱心公益进农村 当日,贵州省丹寨县民

  • 浠水西河中心学校积极

    黄冈新视窗网消息(通讯员胡永坤)中考临近,九年

  • 如何在散步途中被500

    普法大开奖 幸运就是你 这些年 浠水县

  • 浠水公安局有大动作了

    8月15日,浠水县公安局举行授牌和发放警用设备活

  • 凉爽有格调,6条贵州

    高温依旧,除了在家吹空调,难道真的哪儿也去不了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